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  新闻资讯 > 最新新闻

最新新闻

安徽一副镇长开网约车被查:家里确实困难

副镇长洪升和他的儿子。

副镇长洪升和他的儿子。

原标题:“作为党员干部不应开滴滴” 安徽一副镇长开滴滴被纪委调查

记者涂重航

“不管组织怎么处理,我都坦然接受。”

对话人物:

洪升,37岁,安徽黄山歙县王村镇副镇长。5月中旬,为尽快偿还看病所借的贷款,他注册成为滴滴司机。6月15日上午,洪升工作时间接单被查,目前正在接受纪委调查,等候处理。

“不管组织怎么处理,我都坦然接受。”6月15日下午,刚接受完运管部门调查的洪升对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说,出事后压力很大,作为党员干部,认识到了错误。

洪升说,他离异后一个人带孩子,家庭收入不高,4月份痛风发作,为治病贷了款。开滴滴是生活所迫。

“作为党员干部不应开滴滴”

剥洋葱:我们看到你开“滴滴”被查的报道,你现在如何应对这件事?

洪升:事情做错了,坦然面对吧,接受组织处理。

剥洋葱:错在哪里呢?

洪升:按运营法规,开“滴滴打车”属于非法运营,另外就是我接单的时间有点不合适(上午9时许)。

剥洋葱:你上班的时间是几点?

洪升:8点到下午5点。

剥洋葱:出事当天为什么要在上班时间接单?

洪升:6月15日上午,我要到县委党校参加9点半的会,就没有去镇政府上班。上午8点10分,我先到县政府送两份文件,从县政府出来,手机上的滴滴打车软件发来一个约车的单子。

发单的人距离我50米,目的地是东山花园小区,跟到县委党校是一个方向,而且时间来得及,我就接单了。

剥洋葱:怎么被查住了呢?

洪升:我把乘客送到目的地,就被十几辆出租车给拦下来。

剥洋葱:为什么会有十几辆车拦你?

洪升:我也不知道,看到那么多人围着,考虑人身安全,我没有说什么,赶快就离开了。

剥洋葱:后来他们怎么找到你的?

洪升:我看到他们打了110报警,运管部门把我车子搞到运管所,昨天他们通知我到运管所接受调查。

剥洋葱:他们怎么知道你是公务员的?

洪升:这个我不太清楚。

剥洋葱:你到运管所,有没有说自己是副镇长?

洪升:没有。

剥洋葱:纪委怎么就知道这件事了呢?

洪升:这个我真不知道。昨天下午我到运管所做笔录。具体他们问了什么我都忘了,出事后头比较闷。

剥洋葱:你有评估过,这个事儿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?

洪升:怎么说呢,反正事情出了,不管组织怎么处理我都坦然接受,错了就是错了,也没什么好说的,依法依据来处理就行。

剥洋葱:如果不在工作时间做滴滴司机,是不是就不是错误了?

洪升:这个也不太合适,毕竟是党员干部,我被查处以后,了解到国家也没有允许滴滴打车合法化,不合法的东西我们都不应该干。

开滴滴只为偿还看病贷款

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开滴滴的?

洪升:5月10多号吧。

剥洋葱:怎么会考虑去开滴滴呢?

洪升:我离异后家庭收入不高,一个人带一个小孩,平时家里没有积蓄。4月份痛风发作,疼了一个月也没好。以前发痛风痛一下就好了,这次痛了个把月,我就自己到合肥去看。当时在银行贷了8000元,但到了合肥治疗费要一万五多一点,加上其他一些开支,一共一万八左右,我又在合肥贷了6000元。

这个银行贷款马上要还的,凭我一个月的工资,一下还不了,突然想到滴滴,能挣一点钱。我当时就没考虑其他,感觉滴滴在北京上海合肥都比较风靡,就注册了,想尽量能把债务早点还了,被债务压着心里也是很难受的。

剥洋葱:你这一个月总共挣了多少钱呢?

洪升:也没挣多少钱,所有的收入可能三千块钱,还没有刨去油费这些。

剥洋葱:平时是怎么接单呢?

洪升:平时就是下班时间,节假日要多一点。

剥洋葱:你周六日做滴滴司机,要工作多久呢?

洪升:就从早上开始,一直干到凌晨。没办法,必须要还账,心理压力也大。

剥洋葱:这么干应该赚得挺多吧,为什么才赚3000元呢?

洪升:我也不知道怎么算给我的,反正按照滴滴平台来的,这个本来也没什么利润,一般就给点辛苦钱这样的,没多少利润。

剥洋葱:镇政府的工作是正常上下班吗?

洪升:基本都是正常上下班的,这有管理制度的。

剥洋葱:我们了解,基层领导干部都挺忙的,经常加班加点。

洪升:值班还是要值的,分情况。有事情的时候还是要以工作为重。

“一万八,半年的工资”

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做滴滴司机时候有没有碰到熟人?

洪升:几乎没有碰到。

剥洋葱:同事或朋友知道你在做这个吗?

洪升:我不太清楚,这个事之前没有给大家说过。

剥洋葱:你是哪一年出生的?

洪升:1979年,今年37岁了。

剥洋葱:像你这样能当上副镇长,在当地同龄人中属于佼佼者了吧?

洪升:我不太清楚。

剥洋葱:作为副镇长,去做滴滴打车的司机,接单的时候会有心理落差吗?

洪升:之前经济压力比较大,不挣钱就还不了贷,找人借钱也拉不下这点脸。

剥洋葱:花的一万八千元算多吗?

洪升:对我来说不少了,半年的工资了。

剥洋葱:你平时没有积蓄吗?

洪升:没有,我还要还房贷

剥洋葱:你房贷是多少呢?

洪升:一千多块。到今年6月份就还完了,之前已还了十年。

剥洋葱:你用来做滴滴的车是什么牌子?

洪升:车是买的二手的,广汽传祺,上下班用的。

剥洋葱:你一个月工资是多少呢?

洪升:工资2900多元,可能还有一个车补,三千多一点。

剥洋葱:在当地3000多元会觉得很困难吗?

洪升:我如果不去看病,不去贷款,不花这个钱,生活也马马虎虎,过的去吧。

剥洋葱:你带着孩子和父母生活在一起?

洪升:是的。我们就在一起生活,他们帮我带小孩,我们一起生活,一起开支。我的父母也是农民,没有什么收入。

剥洋葱:你是什么时候进城生活的?

洪升:2007年左右,我被提拔为副科级之后。

剥洋葱:你什么时候当上公务员的。

洪升:2001年我大专毕业,考进我们县公务员。

剥洋葱:你一直都在乡镇工作吗?

洪升:是的,先是做人武干事,再到乡镇人武部副部长、部长。去年担任副镇长。

剥洋葱:基层公务员去年都在涨工资,你们涨了吗?

洪升:以前更少,一个月2500多,最近一年每个月涨了几百元。

剥洋葱:当地与你类似的乡镇干部都和你情况差不多吧?

洪升:我也不太了解,工资待遇应该还挺满意的吧,毕竟不发生什么意外,过正常日子还是没问题的。

“做错了事,就要接受组织处理”

剥洋葱(微信ID:boyangcongpeople):你们生病不是有医保吗,为何你看病的钱没有报销?

洪升:我去问了我们镇分管医疗报销的财政所,他们说我在门诊治疗的费用不好报销,住院才可以。

剥洋葱:你为什么不选择住院呢?

洪升:医院说这个不用住院,当时我没想到要这么多钱,看了几次之后,这个钱就多了。

剥洋葱:你们平时工作压力大吗?

洪升:我们平时下乡工作,时间也不是很稳定。也谈不上什么压力,这个工作就是我的本份吧。

剥洋葱:出事后,领导有没有找你谈话?

洪升:事发的时候我就已经汇报过了,现在也在查处,现在在走程序吧。

剥洋葱:领导是怎么说你的?

洪升:听候组织处理,叫我安心工作。

剥洋葱:你们领导的态度是什么?

洪升:那我说不出来,总体上还是比较关心我的吧,犯了错,接受处理也是应该的。

剥洋葱:哪个部门在调查呢?

洪升:运管、纪检应该都是吧。

剥洋葱:你会担心组织对你出一个对将来仕途不好的决定吗?

洪升:这个没有办法,做错了事情就要接受组织处理啊。

剥洋葱:你最近压力大吗?这个事儿出来之后。

洪升:肯定的啊。

剥洋葱:最担心的是什么呢?

洪升:家庭生活吧。

剥洋葱:你会担心自己的职务会有问题,收入受到影响吗?

洪升:反正这个就听组织处理吧,我们个人也决定不了什么东西,错了就错了。

剥洋葱:这件事情家人知道吗?

洪升:我家人不知道。

剥洋葱:你觉得媒体报道后,读者应该怎么看待这件事?

洪升:希望大家能支持我理解我,确确实实也有家庭困难。但是错了就是错了,大家能理解我一点,我心理能感觉更好一点。

解读新闻热点、呈现敏感事件、更多独家分析,尽在凤凰网微信(ID:ifeng-news),欢迎关注。

图片关键词
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6-06-18 12:39:27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

新闻资讯

联系方式

云南平思科技有限公司

地址:云南昆明市北京路金童花园B座910

电话:0871-64135230 13099909170

Q  Q:50601860  58613984

邮编:6780000

邮箱:50601860@qq.com

网址:www.posyn.com